宏小逗呀

一个屁话很多的未成年人。
什么都不懂还想教别人如何做人。

她是我唯一的朋友啊

我和她是真的在互相救赎。都是靠着对方才能活到现在,她对我来说太重要了。我不敢想象要是有一天我们都动了那个念头,会怎样。好吧,其实想象过。大不了就一起去了。我和她的感情太难解释了,最佳答案恐怕是找不到的,不过大概可以理解成是一种羁绊一种从灵魂深处感到的羁绊。


这个算是瀑布吗
如果算的话
那就是瀑布内和瀑布外

第一次没有垮掉
(对我来说)
但是画还是没有办法表达出来我的想法

可是当你过早学会这项技能之后,你会发现其实取悦自己才是最难的。


摘纪录:

我时时想,如果有这样一门课就好了。就是教你去如何取悦别人。 不是为了人脉或功利的目的。只是教你如何以一种让人舒服,自己也舒服的方式,跟人去建立联系。教你如何不卑不亢,教你如何体贴他人,教你合作,教你友善,教你分享,教你谦卑。
——刘玥《哪怕一生就一次》

一个未成年人对换位思考的看法

解决所有问题的关键是换位思考,真的。
只要你是一个思维正常的人,你就可以选择种方式。只要你换位思考了,你就会发现世界上所有的不合理的东西,都变得合理了。
当然,理解是一回事,认同是另一回事。
举个例子,我能理解为什么日本教科书上不写他们侵华这件事,毕竟我国历史上也只写了对外扩张的胜利,没有去写战败国的惨状。但是,我不认同他们不正视历史的行为。
就这样。

活着真的好难